案例研究

云原生助力 STL:实现“一朝构建、随处可用”,供应全球电信运营商

挑战

Sterlite Technologies Ltd.(STL)为全球电信运营商构建提供操作支持系统(OSS)、业务支持系统(BSS)、数字商务、wifi及其他网络软件。产品可根据客户需求定制、配置,部署在客户的基础设施上,从裸金属、VM 到私有云和公有云,应有尽有。因此,交货周期通常为15至18个月,部署时间需要3至5天。“我们追求的目标是‘一朝构建,随处可用’,不需要依靠任何底层基础设施,就能够实现全网规模、云原生能力,也能更快实现产出,” STL 平台研发副总裁 Ajay Iyer 说。

解决方案

STL 已经开始使用 Docker 容器,并在评估了多个平台之后,决定采用 Kubernetes 进行编排,“主要是因为它无懈可击的社区支持,” Iyer 说。2018年中,平台团队开始着手把标准网络应用转为云原生应用,网络等级应用转为 Kubernetes 上的 CNF(云原生网络功能)。接下来的一年,推出了一个公司项目,与网络规模和云原生负责人一起将所有产品现代化,并将它们迁移到 Kubernetes 平台上。

影响

Kubernetes 帮助 STL 现代化其产品组合。“整个交付过程加快了70%,因为完全实现了自动化,部署时间根据生产环境的大小,可由2至4天缩短到几个小时,” Iyer 说,“使用现代技术的开发团队现在特别热衷于把这项技术引入后面若干级别的微服务和 CNF 中。”

行业

电信

地点

印度

云类型

多云, 混合

挑战

可移植性, 扩展, 速度

产品类型

安装程序

使用的CNCF项目

Envoy
Helm
Jaeger
Kubernetes
Prometheus

交付加快了70%

交付周期从18个月缩短到6个月

部署时间从3-5天缩短到几个小时

印度Sterlite Technologies Ltd.(STL)为全球电信运营商构建提供操作支持系统(OSS)、业务支持系统(BSS)、数字商务、wifi 及其他软件。

公司客户遍及150多个国家,“我们的产品可根据客户需求定制、配置,部署在客户的基础设施上,从裸金属、基于管理程序的虚拟化,到 OpenStack 私有云,以及近期使用越来越广的公有云平台,应有尽有,” STL 平台研发副总裁 Ajay Iyer 说,“因此,交货周期通常为15至18个月,部署时间需要3至5天。”

但对于 STL 来说,仅做到这些仍然不够,Iyer 说:“我们追求的目标是‘一朝构建、随处可用’,不需要依靠任何底层基础设施,就能够实现全网规模、云原生能力,也能更快实现产出。如今,全球电信产业对云原生解决方案的需求和应用正在呈指数级增长,我们希望能够满足需求,保持竞争力。”

团队相信,凭借其自动伸缩扩容、自我修复、自动部署与回滚功能,Kubernetes 编排一定能让 STL 实现目标。目前公司已经开始使用 Docker 容器,并在评估了多个平台之后,决定采用 Kubernetes,“主要是因为它无懈可击的社区支持,” Iyer 说。

2018年中,平台团队开始着手把标准电信企业应用转为云原生应用,网络等级应用转为 Kubernetes  上的 CNF(云原生网络功能)。STL 的云原生堆栈还包括 ELK、Ambassador API 网关、Prometheus 和 Grafana 等,作为获取应用 KPI、底层系统、OS 监督和使用细节追踪的默认监督系统;Envoy 和 Jaeger,作为公司微服务为基础的解决方案服务代理器层;以及 Helm,作为 STL 所有应用交付的实际软件包管理器,包括新版本发布和补丁发布,等等。

2019年,STL推出了一个公司项目,与网络规模和云原生负责人一起将所有产品现代化,并将它们迁移到 Kubernetes 平台上。

Kubernetes 有充分的理由,帮助 STL 现代化其产品组合。 Iyer 说:“凭借其全网规模和云原生能力、基础设施与应用层的清晰隔离、自动伸缩扩容、自我修复、自动化一键式应用程序版本、补丁部署与回滚功能,整个交付过程加快了70%,因为完全实现了自动化,部署时间根据生产环境的大小,可由3至5天缩短到几个小时。”交付周期现在已经缩短至6个月。

“采用 Kubernetes 之后,问题大量减少,错误在早期测试阶段就能发现,完全不需要在不同的基础设施环境中进行不同的测试,由此最终上市的时间大大加快。”

— STL 平台研发副总裁 Ajay Iyer 说

除此之外,Kubernetes 还帮 STL 实现了一个重大经营目标:确保电信客户能够使用应用程序,对于客户来说,他们的标准是需要99.999的正常运行时间,不管是不是发布了一项新计划,每月的账单生成周期需要大量计算资源,或者是发布了一个新的补丁或首次推出了完整版本,造成入局通信量迅速飙升。

应用部署过程中的多组织用户管理和清晰隔离,Iyer 指出,方便了各应用程序单独运行,因此能够数倍提升运行效率。“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将效率从现在的多个工程师管理一个生产环境,提升到一个工程师管理多个生产环境,在这个过程中,Kubernetes 将成为核心,”他补充说道。

也许最重要的一点是,STL 已经能够实现可移植性目标了。“容器化和 Kubernetes 编排允许使用基础设施无感的应用程序,这些应用一经构建,就能部署在任何一种底层基础设施上,不论是裸金属、虚拟基础设施、私有云,还是公有云,所有这些都不需要更改代码,” Iyer 说,“应用程序可以作为一个预先打包的认证镜像的一部分,和所有其他的依赖、配置一起交付。”

“Kubernetes 凭借其指数级的采用率、快速的研发及与其他项目的集成,完全有可能成为新的 Linux 和现实平台,运行各种工作负载,应用、数据库、网络和存储层。”

— STL 平台研发副总裁 Ajay Iyer 说

团队发现:采用 Kubernetes 之后,问题大量减少。“错误在早期测试阶段就能发现,完全不需要在不同的基础设施环境中做不同的测试,由此最终上市的时间大大加快,” Iyer 说,难怪“使用现代技术的开发团队现在特别热衷于把这项技术引入后面若干级别的微服务和 CNF 中。”

总之,云原生在 STL 面向未来的技术堆栈总体战略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采用 Kubernetes 生态系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保证我们为将来做好准备,不管是成为云原生、促进现有的开发运营能力、应用微服务基础设施、部署 CNF,还是为5G 时代和边缘计算做好准备,” Iyer 说。

未来还会有更多精彩。比如,STL 团队目前正在评估 KubeVirt  和 KubeEdge 。“有了 KubeVirt,我们计划替代整个虚拟层和底层基础设施,把 Kubernetes 作为单一云平台,运行容器化和基于 VM 的工作负载,” Iyer 说,“Kubernetes 凭借其指数级的采用率、快速的研发及与其他项目的集成,完全有可能成为新的 Linux 和现实平台,运行各种工作负载,应用、数据库、网络和存储层。”